法院转走“救命钱” 债权岂能大过生命健康权?

为此李波夫妇在朋友贷款借条上签字成了担保人。但朋友终极别国按约定时间还款,李波和王某负有连带责任。为此李波夫妇在朋友贷款借条上签字成了担保人。但朋友终极别国按约定时间还款,李波和王某负有连带责任。夫妻二人原由担保债务遭遇法院施行,在施行过程中,王某通过“水滴筹”筹集的5000元救命钱,被法院强行划走后还给债权人。

  (8月22日《华商报》) 救命善款被法院划走发还债权人,如此“强制施行”,也难怪网友会斥之冷酷无情。果然了,法律归法律,情感归情感,在情与法难以兼容之时,许多时候“法不容情”本身就代表了某种正义。正是基于这一逻辑,不少人认为法院的做法合理合法,不仅不应苛责反倒该力挺才是。尤其在“老赖”肆无忌惮、法院强制施行疲软的大背景下,本案似乎还能给人以某种大快人心之感。

  而若要客观公允地理解此事,就必须超越这些下意识的情绪反应才是。 需要重视的是,即便是当事法院,事后也表示很遗憾,并解释称“当时不知道这是网友馈赠的善款,如果知道这是善款的话,肯定不会扣除的”。这事实上表明,起码在道德伦理层面,法院对此事是自认理亏的。据悉,李波一度曾向法院说明“这5000元为网友捐款”,但施行庭法官并未采信……仅就此而论,法院一则别国告知被施行人正式的申辩程序,再者也未细致核查被施行人的口头申辩,在工作流程上显然是存在瑕疵的。

   原由法院是从被施行人银行账户上刀切斧砍划走了部分资金,故而自然是为所欲为刀切斧砍知晓其到底是不是网友捐款。基于此,固然可以理解为是强制施行雷厉风行,可若是换个角度,又何尝不可以看成是执法“粗线条”呢?要知道,法律层面对于“强制施行”实则有着一系列的具体规定。其中最基本的一条原则就是,“强制施行必须保证被施行人的基本生活”。

  本案中,法院刀切斧砍转走了王某的救命钱,这必然属于是重要影响了被施行人基本生活。 在任何情况下,生命健康权都优先于债权,这是一个普世的法律原则。而法院强制划走王某救命钱还给债权人,客观上导致了生命健康的保护弱于债权的保护之局面,可谓是极恶劣的示范。严惩老赖及其担保人,固然是职责所在、人心所向,可若是司法部门在此过程中处置不慎而造成特定当事人生命健康受损的结果,那么便是以非正义之手段去实现正义,原本有条也变没理了。

   网友通过网络平台众筹的“救命钱”,理当默认为是一种“指定用途的慈善捐款”。就此而言,法院将之转走还债,也是欠妥的。本案中看似严厉的强制施行,客观上却留下了太多的“槽点”,这丝毫无助于确立法律的权威,而只是毫无必要的横生枝节罢了。新闻推荐咸阳市共青团系统举行“新时代 新气象
三原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

  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三原县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