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太阳村”:代养服刑人员未成年子息7千余人

唤醒了更多心存善念的人参与公益,让社会更温暖。在这个温暖的日子里,澎湃新闻推出公益日系列报道。唤醒了更多心存善念的人参与公益,让社会更温暖。在这个温暖的日子里,澎湃新闻推出公益日系列报道。在这里,讲述多个社会公益组织,小或平凡,但意义优异的公益故事。

  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即便只是你小小的行动,也能够助力汇成公益浪潮。

志愿者在北京“太阳村”拍摄的照片。本文图片均由 受访者供图“太阳村”的官网头图上,几只玩具猴挂在一棵刚显露绿叶的杏树上,背后的阳光让人感觉到温暖。这是志愿者在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的“太阳村”拍摄的图片。张淑琴觉得这张照片寓意着期盼和希望,便把它挂在了首页上。

  今年70岁的张淑琴是“太阳村”创办人。“太阳村”旨在帮助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息,为他们提供生活、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服务。澎湃新闻( src=”http:img.yybnet.netupload/2018/0910/15/0dan4ynatke.jpg” width=”600″ height=”337″ />孩子们在“太阳村”生活帮服刑人员找孩子被触动张淑琴跟服刑人员以及他们的子息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她当过知青、护士、医生,也从事过计生工作。1985年,张淑琴调往陕西省监狱管理局,负责管理局的内部刊物编辑记者工作。

  长久和服刑人员接触,张淑琴明白,不少服刑人员最牵挂的就是他们的子息。“服刑人员下狱之后,他们中的一部分未成年子息被遗忘在社会的角落里,无人问津。有的沦为乞丐沿街乞讨;有的由家中年迈的老人看管,面临疾病、教育等多方面要紧威胁;有的在家中遭亲戚虐待歧视;甚至有一部分孩子上街偷抢,游走在犯罪的边缘。”张淑琴曾统计过某个监狱的服刑人员的情况。

  结果展现,有9%的未成年人罪犯,其父母至少有一方犯过罪;女服刑人员出现心理问题或者是言语、行为过激,有65%是原由思念孩子或是忧闷孩子的成长。张淑琴说:“她们见到我以后,跪在我面前,求我帮她们找孩子。我翻山越岭,到很远的地方去帮她们打探孩子的信息”。1996年春,张淑琴受被判处死缓女子娟子(化名)所托,前往陕南某地寻觅娟子的两个女儿。

  娟子下狱前,丈夫被害,两个女儿在山里走失。在监狱中,她有头有尾放心不下两个孩子,便拜托张淑琴帮她找。在跋涉一千多公里后,张淑琴在深山中找到两个孩子。她至今记得,两个四五岁的孩子遍体鳞伤,拉着一头牛从树林里钻出来,脚上的鞋破烂不堪,两手全是疤痕。“孩子问我是谁,我说我是阿姨,我意识你妈妈,你妈妈想你们了。”张淑琴告诉澎湃新闻,这样的悲剧实在太多。

  还有一次,夫妻俩都在服刑,家里就剩下年过七旬的老母亲照顾夫妻俩的五个孩子,其中一个因病已作古。老人家跪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割麦子,孩子在旁边帮忙。看到这家人生活得如此窘迫,张淑琴忍不住哭了。回去后,她写了一篇五千字的文章发表了出去。“父母犯罪,孩子有什么错?”张淑琴在心中反复问自己。她说,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息并非孤残儿童或弃婴,不属于民政部门的救援范围,但他们确实是社会中亟须帮扶的特殊人群。

  有的孩子实际上是有监护人的,但是这个监护人不负责任,结尾致使这些孩子流落社会。有的孩子的监护人是一位老人,而且多病,那么这位老人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对象。父母犯罪服刑或父母一个死亡、一个服刑,孩子很可能无依无靠,生活无着。“我觉得这些孩子被忽视了,被遗忘了。”1995年,张淑琴决定远离工作岗位,全身心投身于“救援服刑人员未成年子息”的事业中。

  

张淑琴(左)给孩子们集体过生日。